合肥殡仪馆24小时电话号码:0551-82191633 合肥殡仪馆是集守灵、告别、火化、存放、餐饮、住宿为一体的现代化多功能殡葬服务设施
电话图标 合肥殡仪馆电话

0551-82191633

殡仪知识

中国殡葬业发展的思考

来源:合肥殡仪馆点击: 发布时间:2020-06-21 21:53
应该看到,中国传统的丧葬礼仪,产生的土壤是小农社会,许多方面极其 繁琐,且的确有浓厚的迷信成分,不仅与现代科学文化相背,也与现代社会快 节奏的生活不适应,需要大力改革,移风易俗仍然是中国殡葬业的重要任务。 但是,另一方面,我们也必须意识到,中国历史上出现的“破四旧”、“文化大 革命”等运动,又极大地损害了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对人性、人的生命尊严、 人道、人文等等任意践踏,造成了另一性质的大问题。具体在殡葬活动中,将 丧葬仪式简化为一个简简单单的追悼会,完全取消礼仪,又存在着不合人性、 有背人道、无法彰显人文的弊端。
现在的问题在于:如何立足于中华民族生死文化传统的基础上,意识到中国 殡葬业还存在着许多严重的问题,推进中国殡葬业的发展刻不容缓,而其核心 则在于从中华民族生死文化出发,探讨在殡葬过程中怎样才能更好地满足中国 民众的生死企盼,这就需要现代中国殡葬业确立人性化、人道化与人文化的发 展方向。殡葬业本质上即是满足人们生死企盼的重要途径和管道。对殡葬业品 质的评价,从根本上说,不在其设施如何现代与豪华,管理如何数字化,从业 人员是否充足,而在其是否能够尽量满足人们的生死企盼,让逝者安息,亲属 们也获得一份安心。

一、人性化问题
中国人生死企盼之伦理化的特征要求现代中国殡葬业必须注意人性化的问 题。中国人生死企盼之伦理化的特征对现代中国人有无影响?以及究竟有何影 响?殡葬业怎样做才能适应这一特征?这都是非常重要的问题。仔细观察现代 社会的中国人,可以发现这种影响不仅有,且十分巨大,值得我们认真地加以 分析和探讨。
一般而言,现代中国人在面临死亡时,大多数人首先想到和主要考虑的就 是人伦责任未尽的问题,这一点也在现代医学的临床实践中获得了证实。普通 中国人在面临死亡时,企盼的是亲人环伺在旁,能够倾诉心声,能够再多看一 眼亲人;最担忧的则是自己去世后,给家庭带来的问题和困扰;最害怕的则是 逝前死后面临着没有亲人相伴的孤独。凡此种种都说明现代中国人并没有脱离 人伦之网,生死企盼的伦理化特征仍然十分明显。
中国人生死企盼伦理化使中国人寻找到并践履着一条死亡非个我化的生死 之路。生死企盼伦理化的结果是本为与个人密不可分的死亡事件蜕变为一个家 庭、一个家族的生命存亡之事,这可称之为死亡非主体化现象。这种死亡的泛 化,一方面使个人的死亡痛苦可以适当地分散给许多亲人,从而减轻临终者生 理与心理的重负;另一方面也使个人死亡的事件对一个家庭的众多成员产生的 影响极大,这就凸显出在现代中国广泛深入地进行“亲属辅导”工作的重要和 必要。
以往殡葬从业者大多认为:殡葬工作的对象当然是逝者,是处理逝者遗体的 过程。但具体到中国的殡葬业,考虑到中华民族的文化传统及中国人生死企盼 之伦理化特征,则必须将亲属们的问题也纳入殡葬业工作的范围之内,这应该 成为中国殡葬业人性化的重要特色之一。
丧亲之痛是人类生活中的一种可怕的生命“杀手”。问题的严重性还在于, 人们只要有正常的寿命就一定会在某时遭遇到丧亲的事情,而且在中国这样一 个伦理情感特别浓厚的文化氛围中,丧亲所导致的悲痛又会显得格外深重。对 我们人生中必然会出现的这种人生危机,每个人都必须高度重视,并加以解决。 这是需要社会性救助的,应该纳入殡葬业服务的范围之内。所以说,中国殡葬 业面对的主要服务对象绝不仅仅是每年去世的约820万人,其服务的外延应该 包括约9 000万处于悲伤状态之中的亲属。
中国台湾新竹市殡葬管理所谭维信所长介绍说:新竹市殡仪馆的“殡葬服务 志工队成立于2001年11月26日,成员目前有20人,成员的组成以曲溪里里 民、教师、宗教团体为主,成立的宗旨为提升殡葬服务文化,希望在本所与民 众间搭起一座柔性的沟通桥梁,提供更深层的关怀。殡葬服务志工队服务的主 要项目并不仅为代填书表等简单服务,而是希望能够做到抚慰丧家的心灵,并 将正确的殡葬文化经由这个机会介绍给他们,具体的服务项目有:①殡葬设施 引导,②社会资源转介,③悲伤辅导,④殡葬咨询,⑤法律咨询……希望借 此来改变一般人对于殡仪馆阴晦及生硬的印象。”①成立志愿工作者队伍来进行 亲属的精神抚慰,在目前是一可行之方法,但从根本上讲,则必须要成立专门 的机构及配置专业人员,才能真正将这一立足于中国百姓生死企盼的事业做好。

二、人道化问题
要适应中国人生死企盼具有的礼仪化特征,要对殡葬业的各个部分进行深 入的改革,关键是突出人道化安排。中国的殡仪馆在硬件设施的建设上,要从 过去主要考虑“死人”之用转变为如何也让“生者”(亲属)更方便的基点之 上,这就是人道化的需要。王夫子曾介绍说:有一次,他与一位殡仪馆长同行, 进门后,看到一家四口正为突发性去世的小孩子哭得昏天黑地,老太太几乎已 是全身瘫倒,没了声息,一旁的火化工若无其事地在吸烟,等着家属签字。他 实在不忍心,上前抱起老太太,可是发现没有一个地方能放下,况且地上还有 三位悲伤异常的亲属,殡仪馆长冷眼看着,不置一词。他只好将老太太再次放 到地上,带着深深的遗憾走了。一般的殡仪馆,对“死人”躺在何处、怎样运 送都有详细的规划与设施,唯独忘记了更重要的“活人”。所以,殡仪馆的设计 必须体现以人为本,此“人”不仅是“死人”,更是“活人”。比如说必须要有 独立的空间提供给丧家举行各种仪式,有完善的冷藏设施对遗体进行保存,举 行亲人全部到场的告别仪式,等等。此外,灵堂的设置,休息室的规划,环境 的整治,殡葬工作人员的培训,都要以此为中心来进行。此外,必须教育殡葬从业者,对每位逝者的遗体都应该有虔诚之心、尊敬 的态度,在所有的操作中,都要细致、周到、小心翼翼,一如尊重活着的长者一般,这也是人道化的需要。站在亲属的地位,亲人的遗体是最神圣的,必须 要有最高的尊敬态度。而在殡葬从业者眼中,所有的遗体都只是工作的一个对 象而已,而且他们每天都处于一种繁忙而乏味的工作循环之内,当然不可能有 对每具遗体特别的尊敬之情。这样,两者立场与观点都不同,必然会产生各种 摩擦与矛盾,甚至导致激烈的冲突。在这一点上,应该在殡葬从业者的思想中,引入一个“大体老师”的观念。 中国台湾证严法师创办的慈济大学在办学上有一个十分引人注目的特色:这所大 学医学上供解剖的尸体在全台湾是最多的。为什么能做到这一点呢?因为慈济 大学在教学的过程中,提出了一个“大体老师”的观念,也就是将遗体捐献者 称为“大体老师”。对学医的学生而言,这些“大体老师”完全默默秃闻、无怨 无悔地贡献出自己,让他们反复地操刀实践,这些遗体不就是这门课程的“老 师”吗?教导他们认识人体的构造与功能,学到了许多科学的知识,让他们成 长起来。所以,学校有专门的走廊橱窗,内有文字与图片详细地登载每一位 “大体老师”生前的事迹,而学生们上解剖课之前和结束后都要向“大体老师” 表示感谢。所有的“大体老师”都被安放在干净整洁的房间内。医学实验完毕 后,“大体老师”火化前还要举行送葬仪式,火化后的骨灰盒则被陈列在一间布 满鲜花、点有长明灯的展示厅内,家属们和学生们可以随时去悼念,慈济大学 每年还要为“大体老师”举行大型的追思活动。
这种观念和做法非常值得殡葬从业者学习。有一位学生这样写:“您是我们 这辈子最特别的老师,您将所有人体知识都烙印在我们的脑海,但我们却没有 在您活着的时候,对您说:’老师,谢谢您!这种“大体老师”的观念,使医 学院的学生孕育出对“尸体”完全的尊敬与尊重;同样的,应该在殡葬业中, 大力推广“大体老师”的观念,让每一个从事殡葬业的工作者,都能对每一具 遗体保持尊敬与尊重,从而贯之于具体工作的每一个环节中,让丧者的家属宽 慰、安心和满意,殡葬业也能够因服务的高质量而开拓出广阔的市场。

三、人文化问题
要适应中国人生死企盼具有的神秘化特征,努力做到丧事的人文化安排。 人间的丧事本就是一种至哀至痛之事,应该努力凸显人文化,精心安排,以降 低丧者家属的心理不适。具体应该做的有关服务如下。
(1)必须大力发展前沿性的服务产品,比如大力提倡生死教育。生死教育不 同于科学知识教育,本质上是一种人文教育,这种教育不是让人们知晓某一学 科,’获得一种谋生的能力;而是教育人们从生死之必然性过渡到对亲人及自我 生死的理性及感性的接受,让社会与百姓不避讳“死”,能以正常的心态来讨论 有关“死”的各方面的问题,这样的话,就可以大力引入并提倡“生死规划” 的概念,推动人们生前规划死后之事的新风尚。中国古代本有一个“白喜事” 的传统,应该大力提倡人们“生”前就能够以正常的心态安排“死”后之事, 让“死”真正成为人“生”的一部分,国外皆有所谓“预立遗嘱”、“往生契约” 的安排,可以使人们生前安排好自己的身后事,减轻子女精神与金钱的负担, 而且可以让自己的丧事更具个性化,更能表现个人的意愿,这是值得大力推 广的。
(2)殡葬业还应该发展后续性的服务产品,比如葬仪的多样化,以满足亲属 的不同心愿,这是殡葬业人文化的重要方面。一般地说,生者与死者仍处于一 个生存的空间,但却不在共同的物理时间之内,在精神与心理的世界,人们往 往觉得与逝去的亲人还能够在一起,并希望能够永远持续下去。在中国人眼中, 逝者为“大”、逝者为“鬼”、逝者为“神”。于是,便创造出具有中华民族特色 的殡、葬、祭等活动。所以,殡葬业应该根据亲属不同的要求,提供佛教式葬 仪、道教式葬仪、基督教式葬仪等服务。在葬式上,除传统葬法外,还可以有 意识地推广海葬、树葬、花坛葬、壁葬、发葬、基因葬、宇宙葬等不同的新选 择。良好的葬仪葬式,可以让亲属们放心和安心,从而大大减轻他们的心理 负荷。
(3)殡葬业还应该积极开展有关殡葬知识的社会性宣导工作。并推广“家人 式丧仪服务”①:丧事家属一个电话,全部丧葬事宜都能按自己的心愿做好办完。 中国目前有因出现一个重病患者而陷入贫困的家庭,也有因大肆挥霍的葬礼而 入贫的家庭。让亲属选择一个既庄严又节俭的葬礼是创建和谐社会的重要方面。 在墓园的建设中,要努力营造一个“慎终追远”的文化氛围,以“孝”为核心 营造殡葬业的后续性服务产品,比如墓地的造型、墓园文学的倡导、方便祭祀 的交通设计、环境的改造等,皆应以凸显殡葬的人文化为中心。要努力改变墓 地的恐怖色彩,建设公园化墓地,融入城市现代之进程,让其成为人们休闲生 活的又一场所,成为现代人接受生死教育的重要课堂。
(4) 为了突出殡葬业的人文化发展方向,还要尽快推进有关丧葬名词的改 换。可废弃一些诸如死亡、尸体、殡仪馆、火化场等习惯用语,使用诸如往生 (佛家语,可用于殡仪馆之名,如称往生馆)、大体(佛家语,可用于指称尸 体)、大化(道家语,比如可将火化场改称“大化馆”),坐化、羽化(道教语, 可用于指称死亡,羽化馆也可用来指称“火化场”),“登仙门”、“飞升台”(道 教语,可用指焚化炉)等。在殡葬活动中,改冷色调、有恐怖内涵的名词为暖 色调、明朗的词汇,有助于民众对殡葬印象的改变,在心理上、精神中能起到 良好的抚慰作用。
(5) 殡葬业的人文化发展还包括“传承服务”。于光远说:“我做过一件事 情,那就是在’殡’和’葬’两个字后,加了一个’传’字。就是把死者一生 中值得对后人’传一传’的东西,用各种适当的方式’传开来’、’传下去’。 '传’是’继承’,所传的便是文化……”①具体而言,即帮助亲属为逝者制作纪 念册、演示片、出书等,这本质上是一种文化的传承,是逝者血缘生命、社会 生命和精神生命的延续,若做好了,可以让丧者的家属获得一种精神上的满足 感,减轻心灵哀伤。可见,为了适应中国人伦理化、礼仪化、神秘化的生死企盼,推进殡葬事 业的发展,中国殡葬业的行政管理者和殡葬业的从业人员,必须努力消解死亡 处理方式的工业化和技术化操作造成的负面影响,努力使殡葬过程人性化、人 道化、人文化,在这一努力过程中才能真正提升中国殡葬业的品质与水准。
Copyright ©2020 合肥殡仪馆 版权所有

合肥殡仪馆可提供合肥遗体运输、合肥遗体火化、合肥灵堂布置、合肥殡仪活动策划等合肥殡仪服务